当前位置:主页 > 收藏学院 >

汉代清白连弧纹铭带镜

分享到:

作者: 荣盛国际  更新时间: 2018-11-27 16:18

​图中所示这枚汉代清白连弧纹铭带镜,直径11.8厘米,圆形,素宽缘,圆钮,并蒂十二连珠纹钮座。座外内向八连弧纹缘,连弧纹与座外宽弦纹间饰以简化花蕊、兽首等图纹。连弧纹外饰两周细绳纹圈带,绳纹幽带间为铭文圈带,铭文为:“洁清白而事君,志行弇之明,幺锡之泽,疏远而目忘,美人外承可兑(说),毋绝。”
 
清白连弧纹铭带镜西汉较流行。汉镜镜铭中通假、错别、缺省、减笔及反书字较为常见,也有不少镜铭中多饰衬字,可见汉代铸镜对铭文的完整性、规范性一般不作严格的要求,主要是考虑铭文在镜背图案中的装饰效果。这可能与当时日常用镜大量生产,铸镜工匠们事先对铭文配置未作精心设计、随意取舍有关。见于著录的清白连弧纹镜铭文圈带字数多少、缺省,减笔及讹错情况不一,一般前两句较为一致,第四句以后随意取舍现象较普遍。罗振玉《古镜图录》与钱玷《浣花拜石轩镜铭集录》中收录的外圈48字的清白连弧镜铭文较全,梁上椿综合各镜,释此类镜的全铭为:“洁清白而事君,怨阴欢之介明,焕玄锡之流泽,志疏远而日忘,慎糜美之穷皑,外承欢之可说,慕窕于灵泉,愿永思而毋绝。”本文介绍的这面清白连弧纹镜铭文与见于著录的同类镜铭相比,字体、书风、释读有许多差别,可视为清白镜镜铭缺省的一个类型。
 
镜铭“玄锡之泽”一句涉及古镜表面处理技术问题。古镜初制不能直接用于映面饰容,必须经过最后一道“开镜”开光”工序。《淮南子·衔务训》:“明镜之始下型,朦然未见形容,及其粉以玄锡,摩以白旃,鬓眉微毫可得而察。”可见铸成型的镜子足以“玄锡”涂抹,再用“白旃(通毡)”打磨抛光,才会显现鬓眉清晰可映的效果。古铜镜研究专家何堂坤,通过镜表面扫描电镜成分分析、俄歇电子能谱表面半定量分析等反复测试,得出“玄锡”即锡汞合剂的结论,很有说服力。

相关专题

更多>>>

热门点击